您现在的位置: 注册送288元体验金 > 葛属
孩子们红嘟嘟的小嘴....他们小狗儿一样
时间:2019-09-19 02:20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它们匍匐在洼地里,钩来缠去,顺着地爬,藤攀藤、叶挤叶,象铺上了一层翠绿色的大地毯。

  花和槐花一样,是长穗穗的,先从根处一点一点往穗子顶端开,一串花儿上面,先是花开着,接着才是花蕾,接二连三地绽开、吐蕊,所以花期特别长,持久弥香。

  每到大集,我总会去市场上转悠,摸摸这看看那,可是又不知道买什么,围着那葛根不舍得离去,看那卖的人和买的人有一搭没一搭说话、谈价钱。说着说着,一个非要掏钱,一个硬是不要钱,推来让去,在彼此身上撕拽着,买的人丢下钱,抱起葛根就跑,卖的人拾起钱想去追,那人已经跑远,拿着钱站在那里,像占了多大便宜一般,不好意思起来:

  女人们也上山,但她们可不是这样。她们不管刨药、砍柴、撸树叶子、摘山果子、采野菜......绳子、架子、篓子、包袱等等该带的家伙儿一样也不会少拿。往往是腰里紧着包袱,肩上背着绳,胳膊上还挎着竹篮子,篮子里还藏着一个布袋,卷成一小卷儿,细绳捆着放在那篮子底下,所以她们很少因为没有绳子而去断那葛条。但她们累了饿了的时候,没少坐在葛条架的凉荫下,黄答答黑答答,扯着闲话,吃着干粮,说到悲伤处,两眼泪花落到葛叶上,伸出那满是绿垢的手,去那脸上揩,鼻涕一把,泪一把,抹到那葛叶上,一会儿就抹成大花脸了。如是鸡毛小事,看她哭诉的女人们,噗嗤!就笑了。她那一方面呢!顷刻,便转悲为喜,笑着捶打她们......

  女人们不管背的啥,上面总插着几枝野果子,酸枣、驴驮布袋、山杏、山葡萄、五味子、山坡番、小牛铃、野山楂......她们来不及把果子摘下来,碰见了顺手折下来,连枝背着,在她们背上小树一样,摇摇晃晃,引得蜜蜂蝴蝶跟着乱飞。然而那活泼的小叶子,走着走着,耷拉了下来,等到河边见了她们的孩子,从背上取下来的时候,就只剩下稀稀落落的小果子了......哎吆!孩子们红嘟嘟的小嘴......他们小狗儿一样,围着她们的母亲,跑前跑后......男人的柴担子上,永远挂着一小捆葛条。他们放下担子,把那捆葛条挂在晾棚子下面,有一根柱子的顶端,有点不老靠了,要用葛条缠缠,还有栓牛的桩子、房后的丝瓜架子、猪圈的门绳、倾倒房上的石榴树......这不都得用葛条缠嘛!对了,我们的土屋因为存着粮食的缘故吧,老鼠多得很,晚上躺在床上,灯一熄,它们就开始在棚上跑来跑去,哒哒哒!聒得睡不着觉,灯一点着,那声音就消失了,如此反复,折腾到最后,不知怎么就睡着了。正在梦中呢!它们为着争食,打架撕咬的声音,又把我们惊醒了,吓出一身汗来。为着防老鼠,我们把一根长葛条,从房梁上垂下来,端底固定一个木钩子,然后把馍篮子挂上去,大人们站在地上,刚好可以够着篮子。小孩子嘛!搬来小凳子,踩上去,两手够住篮子一边,往下一压,脚尖使劲掂着,才可以摸住篮子里的馍,大人们下地干活不在家,或者忙着的时候,孩子们饿了,就自己去掰馍吃。

  近几年,我们的小城,一到春天,街头集市上都有乡亲来卖时令中药材,什么柴胡、车前草、紫草、黄花苗、紫花地丁、鱼腥草......那葛根呀!碗口一样粗。我爱人说,“懂不?那叫葛瓜!”言外之意,充满盛气。我心里不服,什么葛瓜?不就是多年没人刨它,长得跟瓜似的粗壮。

  “......轻点!轻点!慢!慢!搁稳了......稳住!稳住!......准备好了没?......脚稳住啊!放——”

  葛花一开,妇女们就上山摘了回来吃,蒸来、炒来、晒来......虽说吃花不如看花来的高雅和温和,然而那年头,槐花吃了吃葛花,少挨不少饥饿,物质和精神,物质永远之上,填饱了肚子,再说别的吧!

  我知道,母亲的头疼病又犯了,她一犯病,就用葛根、铁篱寨、竹叶,熬了喝。母亲和村里的人,从来不舍得买药吃,啥病都熬它,家家都刨着它,到现在我都不知道,那葛根喝下去,母亲真就不疼了?

  后来呢!我在制药厂上了十年班,才知道铁篱寨,原来是叫枳实、

(责任编辑:admin)
友情链接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:网站地图
24小时咨询电话: 联系人: